非凡娱乐登录官网-土将圣索菲亚大教堂改成清真寺,国内广泛支持西方强烈反对

【环球时报记者 黄培昭 陈卉卉】圣索菲亚大教堂的身份又变了!土耳其最高行政法院第十审判庭10日废除了1934年内阁会议做出的将圣索菲亚清真寺改为博物馆的决定。随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宣布,伊斯坦布尔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将从博物馆改为清真寺,穆斯林将于7月24日开始在此举行礼拜,这一事件引起广泛关注。

大教堂、清真寺、再到博物馆

圣索菲亚大教堂是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标志和骄傲,其身份在历史上也经历过多次变化。这一建筑已经有近1500年的悠久历史,一直被认为是伊斯坦布尔最伟大、最有特色和最具文化内涵的古建筑,是伊斯坦布尔乃至整个土耳其的象征和标志。

《环球时报》记者曾多次参观圣索菲亚大教堂,它巨大的圆顶和4个雅致的尖塔令人叹为观止,堪称建筑史上的典范,许多史书都将其称为一幢“改变了建筑史”的拜占庭式建筑精品。现存的圣索菲亚大教堂建于公元6世纪前叶,曾是东正教世界的主要教堂和精神中心,在1519年塞维利亚圣母主教座堂建立前,它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

1453年,奥斯曼土耳人征服了君士坦丁堡,将大教堂改为清真寺,还将钟铃、祭坛等基督教色彩的装饰统统剔除,加上了一些伊斯兰的饰品。随着土耳其共和国的建立,该教堂失去了其宗教意义,政府1934年发布内阁法令,把圣索菲亚清真寺改为博物馆。在博物馆的整修过程中,曾经被掩盖在灰泥下的耶稣、圣母玛利亚等图案才再度被人们发现。

自1935年2月重新以博物馆的身份对世人开放后,这座历经风雨沧桑、目睹数个朝代变幻的古建筑已成为东西文化交融的象征,让不同信仰的人汇聚在一起。它作为土耳其最受青睐和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每年吸引近400万游客。1985年,伊斯坦布尔历史古城被列为世界遗产名录,圣索菲亚博物馆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

西方痛心“文明的倒退”

“伊斯坦布尔举世闻名的标志性建筑物圣索菲亚大教堂变成了一座清真寺”——土耳其这次再次易名,引发国际社会强烈反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阿祖莱发表声明,对土耳其政府未经事先对话即决定更改圣索菲亚大教堂现状的决定深表遗憾。在圣索菲亚大教堂从作为文化机构的博物馆,转变为作为宗教场所的清真寺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将对其在世界遗产名录中的位置重新评估。

罗马教皇方济各12日表示,土耳其的这一决定令他感到受伤,“我想到圣索菲亚,就非常痛心”。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呼吁埃尔多安改变主意。希腊当局批评称,埃尔多安此举令土耳其倒退了6个世纪,是“对文明世界的挑战”,俄罗斯东正教会也对此表示遗憾。澳大利亚广播公司12日报道称,在一些人看来,将这座被穆斯林与东正教徒共同视为礼拜场所的地点宣布为清真寺,是在宣称“其专属于穆斯林”。

不过,对于国际媒体的强烈反应甚至异议,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态度强硬。他强调说:“我们改变圣索菲亚大教堂的地位是基于我们人民的、而不是那些对我们说三道四的人的意见。”他发表电视讲话,敦促民众和国际社会尊重这一决定,并指出作为世界的共同遗产,圣索菲亚清真寺将以其新的地位,继续以更真诚的方式拥抱所有人。埃尔多安还强调说,土耳其尊重国际舞台上(其他国家)发表的每一个意见和建议,但发表意见以外的任何举动都会被视为“对土耳其主权的挑战”。

一代土耳其人的“梦想与目标”

与国际上的质疑声不同,在埃尔多安签署总统令、宣布圣索菲亚大教堂将作为清真寺向公众开放当日,土耳其国内大批信众就聚集在圣索菲亚清真寺门口以示庆祝。

土耳其总统发言人卡林11日表示,历史上圣索菲亚作为清真寺已存在近半个世纪,如今从博物馆变回清真寺,得到了土耳其各方的支持,“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土耳其各大党派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压倒性的支持和共识,土耳其各界都对此表示支持”。土耳其大国民议会主席穆斯塔法·森托普表示,圣索菲亚从博物馆变回一座清真寺,实现了他这一代人的“梦想和目标”。

“中东在线”新闻网撰文称,土耳其此番古建筑易名,有着深厚的政治和社会考量,政治上发泄对西方国家尤其是欧盟拒绝接受其成为其中一员的强烈不满,社会上则是为了迎合这些年来国内日渐浓郁的伊斯兰思潮。在土耳其国内,一些伊斯兰教组织早就建议政府易名,埃尔多安也在不同场合接受媒体采访时多次表示,改成清真寺“并非不可能”。英国《卫报》分析称,圣索菲亚大教堂被改为清真寺这一动作在近年来已有迹可循。埃尔多安2018年在圣索菲亚大教堂吟诵可兰经,就被视为一个标志性举动。有分析认为,易名一定程度上折射出土耳其在世俗化和伊斯兰化的天平上正在向后者倾斜。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土耳其作家奥尔罕·帕慕克对此表示批评。“不幸的是,对世界其他地方来说,这意味着土耳其不再世俗化。”帕慕克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有数百万像我这样支持世俗化的土耳其人对此表示哀悼,但没有人听到他们的声音。”

责编:周璇